观察:”造车”降门槛重监管 “新势力”首当其冲

 在杨小林看来改革开放本就是促进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强大的历史性机遇而新版《规定》的落地更是加快汽车产业变革的关键性举措这也将有助于中国汽车产业从大向强迈进从而打造出中国汽车的全球竞争力。 在杨小林看来改革开放本就是促进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强大的历史性机遇而新版《规定》的落地更是加快汽车产业变革的关键性举措这也将有助于中国汽车产业从大向强迈进从而打造出中国汽车的全球竞争力。

  
  谈及《规定》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赵云表示首先带来的就是更加充实的竞争更加地扩大开放。各类资质的汽车投资项目可以更丰富的模式进入到汽车行业从而有用的吸引资金。
  黄春棉认为由核准制转为备案制乍一看似乎进入汽车行业更简单了但其实是要求更高了。一方面对造车新势力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对发展新能源汽车有着激浊扬清的作用;另一方面对边缘企业和品牌有鼓励和推进兼并重组的导向有利于优胜劣汰。

  
  本周二(12月18日)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日举国欢庆之时汽车行业也迎来一件大事《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经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办公会议审议通过正式对外发布并将于2019年1月10日起履行。

  作为新时期我国汽车产业投资管理的综合性政策文件《规定》共分九章四十八条涵盖了产业投资方向、投资项目标准、项目备案管理、协同监管要求、产能监测预警等方方面面要紧有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卓绝政策导向、提高投资项目准入标准、夯实监管责任等几大特点。

  
  选择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发布《规定》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深意?《规定》的正式履行又将对整个汽车行业产生哪些具体影响汽车企业当如何去应对?就此在业界采访多年、永久观察产业政策和行业发展的财经类媒体汽车主编应邀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谈了他们的看法。
  深化改革 扩大开放 汽车产业由大向强

《华夏时报》编委、汽车周刊主编赵云
  《华夏时报》编委、汽车周刊主编赵云表示中国当前正持续扩大对外开放汽车作为开放的严重领域《规定》选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发布是有着一定关系的。
  在汽车头条施行总编辑杨小林看来改革开放本就是促进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强大的历史性机遇而新版《规定》的落地更是加快汽车产业变革的关键性举措这也将有助于中国汽车产业从大向强迈进从而打造出中国汽车的全球竞争力。

  
  对此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施行主编黄春棉也表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就是要更科学、有用地解放生产力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更加和谐。从汽车产业来看国家发改委选择改革开放40年纪念日之际发布《规定》刚巧体现了深化改革、简政放权、科学管理、推进产业发展的努力。
  黄春棉认为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汽车产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基本具备了市场化运作、国际化发展、后置式监管的基础; 《规定》自动适应汽车产业发展新形势深化汽车产业投资管理改革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精神。
  加速竞争 优胜劣汰 造车新势力首当其冲
  谈及《规定》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赵云表示首先带来的就是更加充实的竞争更加地扩大开放。各类资质的汽车投资项目可以更丰富的模式进入到汽车行业从而有用的吸引资金。
  赵云指出现在汽车行业已经到了一个相对的高点更大体量的投资方进入到汽车行业势必将加速产品竞争、优胜劣汰倒闭兼并重组将会更多。

  

汽车头条施行总编辑杨小林
  杨小林认为《规定》无疑将对造车新势力产生最大影响。首先《规定》对于采用代工方式生产的企业是宏大利好只要知足《规定》中累计销量超过3万台电动车的硬杠杠就可以很快申请新造车生产资质。
  此外部分为了获得一纸造车准生证而买壳的企业将陷入难题。首先这个壳资源转手时可能已经不值钱从投资收益角度看等于砸在自己手里;其次买完这个壳是否能顺利扩展到同品类的新能源汽车存在较大政策风险;第三异地建厂布局新产能也要受到一系列的政策掣肘比如当地新能源汽车产能利用率是否达标?
  门槛降低 难度提升 以监管激浊扬清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发布的《规定》中提及汽车投资项目将全部由中央核准转为地方备案管理引发行业极大关注。此外相比5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规定》还在汽车产业发展重点中新增了汽车零部件再制造。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施行主编黄春棉
  黄春棉认为由核准制转为备案制乍一看似乎进入汽车行业更简单了但如果把《规定》小心看下来会发现其实是要求更高了。

  比如对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的要求、对每年产能利用率的要求、对研发费用比例的要求、对资本的监管等。整体来看一方面对造车新势力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对发展新能源汽车有着激浊扬清的作用;另一方面对边缘企业和品牌有鼓励和推进兼并重组的导向有利于优胜劣汰。

  
  杨小林表示《规定》对于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含现有汽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纯电动汽车生产能力)所在省份也有相应规范要求。

  而这对于大多集合在长江中下游浙江、江苏、江西和安徽等省份的造车新势力来说也将成为独立造车门槛原因它们将面对最激烈的竞争。
  而聚焦零部件再制造在杨小林看来则说明监管部门不仅关注造车本身更加注意产业链上下游的联动监管。尤其是智能与新能源产业与环境保护和环境安全马首是瞻有关动力电池生产、使用和回收都需要得到马首是瞻监管这是监管理念上的完善和升级。

  
  整体来看《规定》虽然在造车的政策准入门槛上有所降低但技术难度并别国打折且运营难度陡然提升、项目投资者撤离的难度鲜明加大。这也体现出《规定》对于结实造车、实业兴国的汽车企业的鼓励以及对试图通过造车项目圈钱圈地、玩资本杠杆的搅局者的打压。所以谈及汽车企业的应对之道杨小林认为唯有结实造车这一条路。
  对此赵云表示认同并建议企业要注意市场、注意消费者要研究如何让其产品在符合国家政策同时并获得消费者喜爱。

  这回真的是百分之百以市场为着力点是企业在竞争中获胜的一个严重优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原创报道组)延伸阅读 7k